Miss星河

我是星河,误丽工作室室长,万古长青卷壹作者,同时,我也是一个懒货,没错这个号是用来祭奠我平时闲的没事造出来的那些梗的。

我太爱他,也就此成了他

(一瞬间由于自己的执念刮起的脑洞……

而且私设推论过多……

好吧主要可能还是我自己是个入戏太深的疯子……)

[?x张启山](反正我佛总受本受是事实了)


有人说,神死了以后,会灰飞烟灭;

去了哪儿谁都不知道,但总会归来。

如果是真的,多好,多,好。


今年的雪每一场都好生的大,冻骨头一样的剥离人体的温度,来势汹汹叫嚣着夺人性命的样子,但,今天的雪停了,蓝天温柔的很。

是个晴日头,可我的太阳穴怎会突突跳成这个样子?

听他说,这是个不好的兆头,多半……失去挚爱。

失去挚爱?哥,你可别逗我了,你好歹还有那么百分之八十的麒麟血,怎么可能就这么快死了?


当然,这是我自欺欺人的想法。


什么是爱?很简单,爱到深处以后,你不会想着嫁给他,也不会想着他要与谁一生白首,而是心甘情愿的做他的红颜知己,他好,你便好,他幸福,他快乐,你便满足。


做你那该死的妹妹做了这么多年了,现在,你告诉我你该走了?

别说是我,你另寻来染了你血的剩下一环镯子也肯定不肯相信。

搞不懂你是哪里来的劲头去把二响剩下那一环寻来送我的,还染了你的血。

也是,我何曾搞得懂你过,满身热血到初秋就畏寒,为了去保那一个本该注定覆灭的大局而被所有人记恨唾弃,把自己装的利欲熏心不择手段却是为了守护那些老来昏庸的人?

算了吧,这一路的天也是够暖和的了,如果你的真身真的是穷奇的话将死之时不应该下雪吗?

那个认主的破镯子的两部分不应该亮血光示警吗?

呵,我又在安慰自己了。

将死之人,未亡之身,可怜你心怀苍生却得了个总要有人被恨的结局,看吧,你费尽一切也要保护的那些人的后人,可来见过你一眼?

若我说他们都是一群废物,你会不会气的吐血然后从床上起来打我?

我到希望你现在跟我大吵大闹大打出手一番,可你此生就是没有过气到跟别人大吵大闹的时候。

有苦从来都自己受着,跟个连自己都不会疼的傻子样。


知道吗?

那个坐镇上三门及九门提督之首,

那个戎衣不褪的长沙布防官兼军长,

那个战无不胜名扬天下的战神,

那个盗尽王陵探知终极的外家家主,

那个心怀天下的张大佛爷,

只是一个柔弱书生脸的少年,

他叫做张启山。

他说,总要有人被恨,可他自己,却始终都是那故事里最悲凉的注定。


记得吗?吴邪他们说你是一个传奇到让人感慨的故事,但,他忘了,你是传奇,但也悲剧,注定悲剧。

笨蛋,说话啊,想看我在你屋里的地板上依着床直接喝醉吗?

要真的是那样,我下回就穿你的军衣,去把长沙玩个遍,什么赌场,酒馆,青楼,我就左拥右抱毁你名誉去。

喂,傻子,起来陪我喝酒啊,你不是千杯万杯不醉的吗?你不是一伤心就直接喝闷酒把自己喝倒的吗?

喂,张启山,知道吗?我这酒量都是给你灌出来的。

你很累吗?怎么连眼都不愿意睁了?

笨蛋,你个傻子好歹要连遗嘱留好吧。

没遗嘱留遗言更好啊…………

我……我好想一杯酒把你浇醒你知道吗?

装什么死人,再累也要起来陪我喝啊,你不是最喜欢管这种闲事的吗?

我现在特别想让你拿尺子敲我的头你知道吗?

我现在特别想捏你的脸你知道吗?

起来啊,起来啊,起来欺负我啊!

这是第几杯了?我还没醉?

知道吗?我这么能喝都是给你欺负的,

都是给你欺负的!我还没报仇呢。


天晴如洗刷过的,手里的酒杯忽的被夺去,他支着身子侧身在床头,未变的眉眼没能掩饰住身体的变化,苍白的脸,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对我说:“日山呢?”

“我来的时候没见他。”我伸手拿回酒杯,不去盯他的脸,自顾自的继续说,“怎么这会儿还关心起他来了?”

回光返照,只是他撑着最后的意愿而已,我知道,但我不想告诉我自己而已。

“我……找他还有事情……没有了结……”

“那我去帮你找他就是。”我起身,轻轻伸手捂住了他闭上眼后的左半边脸,拼命想要记住这模样,生怕以后会再也记不起来这一张脸,生怕以后连照片也会泛黄化灰,害怕这一次失去后便是永远……

“吱呀”的推门声来的凑巧,他站在门口一脸沉默,手里拿了什么,许是想唤声佛爷却又没有唤,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。


“这不他刚来到,那我先走了。”


我推门而出,见着他支着身子坐了起来,回光返照将要燃尽一样露出个笑,接下来了后来我眼中的满院红梅盛开,如血,真的是……好看,真的好看……


那镯子亮了,闪着血色的光,偏偏被我看见了。


血色红光,镯主危矣。


捏着红色的花瓣,那每一刻每一分都是那么的迅速,夺人性命样的快,我一滴泪也未曾落下,只是死死捏着那红梅的花瓣。


那一秒很快,很快,就是大雪突然下了的那一刻,我倾尽听力听见了屋中那终于响起的嘶声力竭的哭泣声。


红光突灭,并未露出转危为安的白光,我拂袖而去,灵魂深处早已随那人的灰飞烟灭而支离破碎,阵阵的心口疼,再次抬头嘲笑这无情的老天,却看见那管事跑到我身边汇报道:“大小姐,吴家老宅棺材盖起火了!”

“什么时候。”

“咱们这儿大雪刚下的时候…………”




“张家古籍曾言,神逝以后,灰飞烟灭,挫骨扬灰,

那日他是消失在你的怀里的,他可曾对你说过什么?”

“他把二响镯给我,让我找到个心仪的姑娘就把镯子送给她吧。”

“我知道,不然你也不会为了能让二响流传下去而把它送给梁湾的。我是说,他可曾说过归来之时。”

“未曾。”

“可你知道,我也知道,如果他的真身当真是穷奇,那,百年之时他亦可归来。”

“今年?他今年可不止100了。”

“不,诸子入局,穷奇已归。”

“因为从那日起……”他猜到了,因为他同我一样,讲述道。

我接着他的话接道:“我亦是他。”


“我太爱他,也就此成了他。”












@误丽工作室
那天,我做着毕生最讨厌的事情——跟这个男人下棋。
堂堂張大佛爷不管军务经常戎衣不穿也就罢了,但你今天这黑氅衣又是什么鬼,初秋的天你很冷吗??
东北那地方的人……说你怕冷的话我还是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怕冷下去的。
长沙的天不是江南风气吗?
冬装的军衣不是很厚的吗?
除了东北话能听懂外你还能拿什么证明自己是个东北人?
气急了你给我憋句长沙话出来?
啧啧啧,走错一步走错一步,等等……你这算悔棋的吧?
表哥,你能有点九门提督之首的架子吗?
表哥,你长我那十几岁是摆设吗?
二表哥张日山你不管管你上司的吗?
小哥……算了吧族长大人还没从青铜门里走出来呢。
也是,哥你就不操心一下那个闷油瓶子的婚事?吴邪都快给那个黎什么的臭小子拐走了哎!
不行不行,快给你憋死了,再不怼你我的槽罐子就要翻了哎。
“哥,你长我十几岁就是拿来输棋的吗?”
他托着腮睹我一眼,无赖似的一言不发,黑色的氅衣融着几滴未干的血,衬着张日山背身烹茶的影子,竟毫不收敛他那一捂就白的脸,惹得我决定想想旧事来欺负他。
谁知道鬼使神差,我开口就露出一句不该言:“哥,你说当年几家公子传说的那个长得好看的支系小少爷现在在哪儿呢?我倒是挺钟意他做我的婚夫的。”
背面的人停了烹茶的手,面前的人停了落子的样,几分沉默后装的何事也没有,有些狠的按棋于盘,冰冰凉凉的答我道:“他死了。”
“死了?”
“当年支系家主带族人迁徙,不慎撞见日本人发动战争,整支支系都死干净了。”
“撒谎。”
“没有。”
张日山却复而接道:“佛爷他不会骗你的。”
“那如今子承父业的外家家主又是谁?!”
“張大佛爷。”
“那死在常德鏖战里的人又是谁?!”
“張大佛爷。”
“那你告诉我,张启山又是谁?!”
“总要有人被恨,他是全九门提督的罪人。”
“哥……那你又是谁?”
“穷奇。”
“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
解语花败,纸钱飘扬,我着一身黑丧衣装,安然托腮在丧礼的棋桌旁,清醒了几分,却看见对面那人执棋放下又悔,无赖语气对着他讲:“哥,你悔棋了。”
张日山抬头望我,却又低下头去看棋盘,接话道:“你不是也悔了吗??”
“那你告诉我,張大佛爷为何戎装不褪?”
“满腔热血,他怕寒。”
“不止。”
“那又如何?”
“穷奇千年不变,他只是怕那八个傻子,来世找不到他了。”
“总要有人被恨……”
“但谁又知道他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……九门,兄弟,家国,大义,这条条框框让他活的像个囚徒,紧紧束缚,双手染血,狼狈不堪,却始终只得了一句‘总要有人被恨’。”
“错恨,他实在太痛,但,你和他们一样不知道罢了。”
“哥,错了,我们都一样,只是因为太爱他,太爱他而已……”
“爱到……愿意活成另一个他的模样。”

硝烟未散(一发完)

(纯属闲的没事开个段子,没错,纯属闲的。)
(啊启哥哥的黑化预警ing)
「虐身预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好的我承认我是丧病了」
[未知攻X重伤启](没错我是一时兴起纯属闲的而已)
【废话连篇其实还是篇清水无肉…………】
【老样子还是篇扯远到微玄幻的模式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家里穷奇的分界线)

空寂尘伏,肮脏混着血腥味的恶心,肮脏却没人救赎,可悲至极,光照不进下霉味刺鼻,军靴压过水泥地的踏声,澄黄马灯渐渐摇曳,清冽月色的小院,万籁的安稳,又蛰伏起黑夜的可怖漫长。

仅为城郊,非长沙军部的隶属典狱,好像是某个政治有钱人物的私立典狱,许久以来也未押过来什么人,永远空着一般,等着那个该来的人。

长沙是他张军座的天下,照常来说军部的典狱自然也属他管,只是这位張大佛爷平日里更是躲祸般的能不踏足那地就不踏足,能让下属去处理就让下属去处理,没人知道缘由的情况下也只好乱说,舆论着道什么张启山乃是儒将一个,心怀苍生自是不忍。

什么心怀苍生,这个祸水的美名还真是多。这正主可没那么多心思敬仰那人而在心里暗刺讽道。

挑着马灯经过长廊,他轻轻藏好戾气换上平常脾气敲了敲面前桌子问那狱卒道:“人呢,招了没?”
那狱卒到是偷闲酣睡了许久,刚听着响声才突的惊醒,几秒钟的时间定睛一瞧,用着最大的反应速度猛然站起身来恭维起来。
“问你话呢。”
“咬碎了牙也不肯求个饶什么的……怕是很难办啊。”
“刑都动了没?”
“都快给弄死了……”
“接着睡你的。”
说完话就将马灯一口气搁在桌面上,喜怒无常的脾气也是吓的那狱卒一惊,接着便稳着步子扎进亲兵给打开的审讯室门,星稀月明,但这反常的天恐怕憋着场大雪。

怕不是送行的雪,谁知道他今夜会不会忍不住掐死这个祸水。

祸国妖姬。还装什么嘴硬,明明就是欠操。

尘满飞天中血腥气布满着整间屋房,月光柔和下根本看不清满地的污血颜色,纯白衬衫上染着红斑点点,白暂腿根里伏着一处又一处落血伤痕,纤手染满血污,乱发冷汗混起流血,锁死手腕上的几分见血磨伤,丝毫不见平日里威严模样的狼狈不堪,刺激着他想起是如何诱着他入套被捕的,又是如何被自己狠狠踹在膝窝跪在地上的,思着思着便藏不住了施虐的欲望和力气,舀起一瓢冰水狠狠泼去。
顺着精致侧颊滑过,捻起那人精致的下巴,刚好欣赏见那双深邃的眸子慢慢睁开,朦胧后的痛感冰凉,几分恨意也跟着感觉的恢复上了心头,不知哪来的力气狠狠抓住禁锢的镣铐,镶进骨肉而出血的发泄,保证一定会撕了这男人的决心,几分战栗,迎接他的却还是快要被累垮了的痛。
只会欲加之罪的男人就轻易将他抓获,他张启山又何偿不是又悔又恨,沦落到这种用强权与冤屈织成的大网里,他还不如死了。
“怎么,佛爷您不知道进了这种地方以后该怎么办吗?脱罪都脱不掉,你又干嘛要白受这些皮肉之苦呢?”抚上那人纤细的腰,他显得十分恶趣味讲道。
“欲加之罪……何患无辞”那人咬牙切齿般言道。
调戏的动作换上胸口,几番抚摸后吃够了豆腐味道的收敛,接着狠狠地捏住那人脖子的狠戾,任那人如何恨他也无法报复他的得意,伏在那人耳边,轻轻呼在里面道:“就算是欲加之罪,我也赌你永远逃不掉罪名……”
言罢便狠狠碾起那人已经跪伤了的膝盖,狠狠的一次又一次将那人纤弱的腿印在腿下的铁链上,丧心病狂般碾住,他甚至是有了废了这双腿,然后将那人永远囚禁在这里做一只笼中之蝶的想法。
“啊……混蛋……”大腿上刚好的伤口又一次开裂,赤色的血迹很快染了铁链和地板,疼的他彻底的白了唇,乱发遮眼样的低头,任由那人凌虐的无助。
“我认罪……”声音虚弱到他听不见,只好贴近了耳朵听那人的求饶声线,“放过我……”

失神的眸子忽的提起深邃,他一口便咬伤男人的耳垂,鲜血落地,他赤色异瞳见血即现。
掌风倒是狠而有力,接着便死死捏住的动作仿佛是要夺那人性命,他吐出刚刚被伤出来的血,露出奸计得逞的邪笑道:“要脱罪……只要一点点的血就够。”
“异想天开,就不怕我现在就捏碎你这个贱货的喉咙?”
“有那力气,你倒是捏啊。”
“你!”
“呵呵呵呵呵……你自己傻,还当我也傻吗?没有张家那失传已久的铭文,你如何能困得住我??”
血色异瞳染着杀戮之色,忽的被破碎那加锁的行架上一环,他握起刚刚偷从那人身上拾下来的短刀狠狠扎进那人的后背,鲜血四溅,他只感觉到喉咙那处锁的更紧了,抬起手来握住那人捏住他喉咙的手,硬生生掰开,然后狠狠的在那人后背补上一刀。
镣铐俱碎,伤口突然痊愈,戎衣披身,他起身踹开腿前的铁链,狠狠地踹倒男人,一把匕首狠狠插进心脏,留下满地红血。
提起那人身上的军刀,立即让之前那狱卒见了阎王,手起刀落,他硬生生砍出一条血路,重见外景,鹅毛大雪纷飞,他抬头,只看见门口前来接他的张日山立于寒风里,望他而笑。
擦净鲜血,他冷血无情般转过身对那人吩咐道:
“把这个地方给我炸了。”